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王进鹏的目的
    秦牧带着秦瑶转了两圈什么情况也没发现,正准备回到二楼休息处,就看见汪凯从楼上连滚带爬跑了下来。

     汪凯也发现了秦牧二人,连忙朝着他们跑来。一脸惊恐地喊着:“快跑,有鬼!这里真的有鬼!”

     秦牧心里咯噔一下,这里果然有问题吗。随即想到之前所了解的情况,不由开始担心起来。

     秦瑶警察出身,没那么容易相信这个,见汪凯越过两人要往楼下冲,伸手将他拉了回来,问道:“别慌,这世界哪来的鬼啊!你到底碰到什么了?”

     秦瑶觉得这肯定又是几年前那个凶手的杰作。

     汪凯哪还有心思和他们解释那么多,心下后悔不跌,早知道就不该来这鬼地方,为了十万块钱送命,太不值了。挣脱秦瑶,头也不回地跑了下去,一边还叫道:“你们想死别拉着我。”

     秦牧一听他这么说,也不想冒险,拉着秦瑶就要下楼。哪知道秦瑶倔强的性子又犯了,这很有可能和她想要调查的真像有关联,说什么也不同意现在退出去。

     “你忘了王进鹏和汪凯是一起的吗?他既然没有跟来,肯定还在上面,说不定会有危险,作为警察我不能见死不救吧!”

     秦瑶这个理由让秦牧有些无语,不过知道她性格如此,就算自己不去,她也会一个人去冒险。只能无奈道:“好吧,那我们去把王进鹏找到就退回去,其他的事情等大家一起商量后再说。”

     “沙沙~~”

     “我是王进鹏,都不要到处走了,回二楼交换下各自发现的情况!”

     二人刚要往楼上去,对讲机里便传来王进鹏的声音。秦牧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也没出什么事,这样刚好可以阻止秦瑶犯险。

     二楼办公室内,秦牧五人围坐在一起。其他人都还好,只有王进鹏似乎受了什么惊吓,脸色还有些发白。

     分在楼下的秦牧二人和邓少明二人都是一切正常什么也没有发现。几人对于汪凯突然离开的行为很是不解。

     王进鹏随口解释道:“那小子胆子太小了,把风声和破布当做有鬼,直接吓跑了。”

     这个解释让秦牧很难信服,邓少明和杨悦不知道,但他是见过汪凯的。那一脸的惊恐绝对是发现了什么!

     汪凯和王进鹏是一起的,如果真的看到了什么,为什么王进鹏会是这种回答?

     回想起分开前王进鹏那个诡异的微笑,秦牧还是没有说出自己见过汪凯的事情。秦瑶见秦牧没有说,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配合地没有开口。

     王进鹏绝口不提十三楼的事情,秦牧等人又确实没有发现什么情况,这次便只好到此为止。

     虽然王进鹏什么也没透露,但是十三楼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汪凯绝对不会惊恐万状地匆匆逃离。就来之前所了解的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秦牧又想起临进来之前,自己那种古怪的感觉。

     “联锦大厦”四个字到底有什么古怪的呢?

     秦牧平时写小说总需要不断地思考剧情,一些尔虞我诈的桥段更是绞尽脑汁,也养成了这种见什么不对都要深思的习惯。

     出神半晌,他突然想到。好像在鬼楼的介绍里,这是S市王氏集团的产业。

     脑海中灵光一闪,王进鹏,王氏集团!

     这就对了,再无聊的公子哥,应该也不会作死往这样的地方跑。更加不可能放着手边的人不带,花钱找他们这些外人!

     这栋楼成为鬼楼之前,在S市可以算得上是炙手可热的楼盘了,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就算闹出了“鬼楼事件”,王家也不可能就任由它荒废在这。就算王家脑子被钱砸坏了,政府也不应该只因为几次施工意外便听之任之。除非,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

     秦牧揉了揉眉间,有些头疼,看来这次的十万块不是那么好赚的。连政府都无能为力的事情,凭他们几个愣头青又能做什么?加上王进鹏对十三楼情况的刻意隐瞒,这里面肯定不简单。

     “唉,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搞清楚王进鹏和王氏的关系,还有他来这里的目的才是当务之急。”

     秦牧叹了口气,侧头看看了不远处早已在睡袋中睡去的秦瑶一眼,自言自语道。

     虽然决定在这里待上一个星期,但毕竟白天也没什么事情做,所以几人还是可以离开这里自由活动。

     第二天一早,邓少明和杨悦便回了学校,秦瑶要回警局上班,秦牧刚好无所谓去哪里,便跟着王进鹏出去喝酒。想借机从他嘴里套出点信息来。

     酒过三巡,秦牧已经醉得有些意识模糊了,但王进鹏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般,只是脸色微红。

     这就让秦牧很无奈了,这家伙酒量这么好,到头来自己先倒了,还套个什么话?

     哪知道王进鹏似乎知道秦牧的心思一般,把酒杯一放,正了正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秦牧兄弟,我们在论坛里也有过不少交流,你是什么性格我很了解。肯定对我这次的行为有些疑惑。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能和你说太多。”

     顿了顿,见秦牧睁着眼睛等他下文,便接道:“那栋鬼楼是王氏集团的产业,而我是王氏集团董事长王占山的小儿子,这点相信你已经猜到了。”

     “嗯,大概猜到了。”秦牧淡定地回答。

     “这栋楼的情况有些复杂,连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事情我现在还不好说,但是真实的情况肯定不是你们在网上看到的那样。”王进鹏一脸“你果然知道”的样子。

     秦牧见他竟然这么容易就把身份抖了出来,心里的戒备也少了一些。便问道:“我也觉得你们这种公子哥不可能这么无聊。在十三楼你们到底见到了什么?也不能说吗?”

     这个才是秦牧当下最关心的地方,如果只是汪凯大惊小怪倒是没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有什么超自然的东西?那问题就严重了!

     王进鹏一脸为难道:“我也不瞒你,确实有些古怪的地方,但没有那么夸张。”

     组织了一下语言,王进鹏再次开口道:“其实我之所以总在灵异论坛里逛,也和这次的行动有关。我是想找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人和我一起来看看。一来对外可以说是爱好者的探险活动,二来因为我不太方便带保镖,有你们一起,出了状况也好有人照应。毕竟我哥那边......”

     王进鹏话到一半,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秦牧:“这些家族的琐事不说也罢,不过秦牧兄弟放心,我虽然不是真的因为爱好过来探险,但是真要发生什么危险的情况,你们可以选择立刻离开,不必顾忌。之前的十万块钱,就当是押惊费了!”

     秦牧心下暗赞,大家族的子弟就是不一样,这话说得有水平啊。一方面什么也没透露,一方面又显得他确实很真诚,好像啥秘密都说了。最重要的是,他这么一说,更是暗示了秦牧几人可是收了他的钱的,肯定不能在什么都没发生的情况下就此离开。

     其实他这番顾虑实属多余。秦瑶一根筋的性子,不差不点什么肯定不会走,这么一来秦牧想走也走不成,总不能放着这个关系亲密的姐姐不管吧。至于邓少明和杨悦,恐怕他们压根就只当这是一次旅游了。

     “王大哥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帮忙帮到底吧。不过我有些话得说在前头。如果真的碰到我们没法解决的情况,希望王大哥不要过于执着。”

     秦牧觉得还是要先说清楚才好。毕竟刚才说了那么多,王进鹏虽然否定了网上的传言,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和灵异事件无关啊!

     不过现在就想退出也是不可能,先不说王进鹏,单单秦瑶那关就过不去。就算跟她说这是鬼怪作祟,不是人为作案,秦瑶不是亲眼所见也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左右是要继续在那待着,不如就先顺着王进鹏的意思走吧。

     “当然,我就知道秦牧兄弟讲义气,来,我们继续喝!”王进鹏也明白秦牧的意思,更加热情地劝起酒来。

     秦牧顿时有些头疼,再喝下去怕是要被抬回去的节奏。

     傍晚时分,秦牧和王进鹏两人回到了联锦大厦。秦瑶早已等在了里面。邓少明和杨悦却还没有回来。之前整栋楼里就秦瑶一个人。秦牧真不知道说她是胆大呢还是心大。

     天快黑的时候邓少明和杨悦总算姗姗来迟。不过他们却是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两人和汪凯是同校同学,昨天晚上汪凯不告而别他们想当然地认为他是吓地跑回了学校。但是今天一整天两人也灭有见过他,邓少明还特意去他寝室找过,他的室友却说他一直就没有回来过!

     对于这个情况邓少明只是有些遗憾没法当面嘲笑他一番,并没有多想。只认为他刚得了王进鹏十万块钱,就这么走了,怕被报复,躲起来了。

     这消息在秦牧听来却不免心里咯噔一下。

     汪凯没回去?

     结合昨晚他惊恐万状逃跑一般地从十三楼下来,却至今没有回学校。秦牧感觉好像这次恐怕摊上大事了。十三楼究竟发生了什么呢?王进鹏肯定是不会说出来了。

     汪凯究竟是如邓少明所说藏起来了?还是他......

     压根就没离开这栋楼!

     王进鹏今天说了那么多,却除了他王氏集团公子的身份,其他的可以算是完全没说啊。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和汪凯的失踪有没有直接联系?

     这些恐怕都需要自己去十三楼看看,也许能够发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