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之前不是牛叉吗
     在我课间时间去上厕所的时候,李彬就把我围在了厕所里面,不让我出来,他揪住我的衣领,问他摩托车刹车被搞,是不是我做的好事。

     现在他头上还有纱布呢,出车祸的伤都还没好利索,显得很滑稽,但眼神却有些恐怕,是浓浓的怨气。

     我说不是我,李彬盯着我看了几眼,说谅我这种垃圾也没有那种胆子,但他还是没有松开手,而是追问为什么我把香烟的事情说出来。我害怕的说民警让我如实交代那天晚上的经过,我不敢撒谎就说了出来。我还从口袋里面拿出还没捂热的288块钱,递给李彬。

     “算你小子识相。”李彬松开手,把钱抓了过去,放进了兜里,“滚蛋吧。”

     我转身走向厕所门口,李彬继续说记住了,香烟的事情不能再让班主任知道,而且以后还是得给,不然他还是会整我的。

     我害怕的说我知道了,走出厕所,拳头紧绷,麻痹,这家伙不肯善罢甘休,真当我那么好欺负了。但这个时候我不能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旁边,听着李彬他们的谈话,几个家伙先是鄙视的骂了我一顿,说怂货之类的,明显就是越来越瞧不起我,我也不计较,他们越是这样认为,那就算我阴了他,他肯定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来,这不挺好么?

     接着就听到他们谈论到摩托车刹车的事情了,李彬说这事肯定是陆秋雨那娘们干的好事,他必须要报复陆秋雨。

     这时上课铃声也响起来了,我马上走回了教室,上课的时候,我写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李彬想报复她,让她小心一点,写完就丢到了陆秋雨的桌子上去,她拆开看了一下,就低下头。过了一会我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一个短信,陆秋雨发过来的,她问我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

     我回复说我偷听到的。

     很快,她就回了,但回复的内容差点把我肺都快气炸了,她居然说我偷听到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当了缩头乌龟?还说我这种人也只会做偷听别人谈话这种勾当了。

     麻痹的,我好心提醒她,没想到好心被当驴肝肺,我不想再回她消息,以后也别想我再提醒着娘们,被打死也不关我的事情。而且,她居然还好意思说我?她自己都说找李彬报仇,但过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啊?而我可是让李彬出了车祸,虽然没残废,但好歹也让李彬那家伙受伤住院了。

     她可是什么都没干。

     但我不会跟直接说出来,因为弄坏李彬的摩托车,导致他车祸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说出去,不然我就麻烦了。

     继续上课,到了晚自习放学,我去学校的停车场时,李彬居然在那等着,看到我过去拿自行车,李彬就说今天的烟还没给,我说我刚给了他288块钱,这可以买好几包了。

     李彬说那是从他口袋里面拿出来的钱,而前几天他住院,我可是没有给烟,现在得补回来。我说我现在没钱,李彬说给我时间,明天晚上,必须两包烟,不然有我好受的。

     草!这家伙就是看我越害怕、越不敢反抗,他就越是变本加厉得欺负我。

     我只能唯唯诺诺的应承下来,看着他们骑着摩托车离开,我也骑着车出去,离开学校两个街区,我看到李彬他们的摩托车停在了巷子口,人却不见了。我想着是不是再把李彬的摩托车刹车给弄掉,但仔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万一这些家伙躲在暗处呢?那我去弄刹车就是自投罗网。

     我继续骑车回家,但骑出去两百多米,我突然想起那个巷子里面,好像是陆秋雨经常去的地方。联想到今天白天李彬说要报复陆秋雨的话,我顿时停了下来,把自行车停在旁边的巷子内,绕过巷子,我就看到李彬那几个家伙,躲在黑暗处,一共六个男生,现在连我之前的同桌陈勇都跟着李彬混了。

     陈勇的家境我是知道的,父母是工厂里面的工人,家境比我还差,这小子以前很老实,比我还怕事,之前都还被李彬欺负过好几次都不敢吭声,算是弱小的一方,没想到现在居然跟着李彬这家伙欺负弱小,以前真是看错他了。

     而李彬他们观察的方向是一个美发店,里面似乎还有按摩之类的,因为有小姐在里面,而陆秋雨跟那些按摩小姐挺聊的来。

     我以为李彬是故意把摩托车放在外面,他们躲在暗处抓弄坏刹车的人呢,原来不是,而是他们下车,跟踪陆秋雨到这里来了。

     但陆秋雨一个女学生跑到按摩店做什么?她不会也来做按摩小姐了吧?

     我想不通,我记得她一般放学后都是去打桌球,或者是去黑网吧上网,有时候还会跟其他乱七八糟的人去喝酒。像她这样,我真不知道她父母为什么不管着她,居然任由她胡来。

     我注意到李彬好像还用手机对着按摩店里面拍照了,这传出去,陆秋雨的名声肯定更难听了。我想出去阻止,但对方六个人,我不知道怎么阻止,又想到今天好心被当驴肝肺的事情,也就不想出去阻止了。

     陆秋雨在按摩店里面跟那些小姐聊了二十几分钟左右,就离开了按摩店,朝着巷子外面走去。

     这时,李彬他们就追了上去,围住了陆秋雨,说要是学校里面的人知道陆校花居然做了按摩小姐,不知道大家怎么想,其他人都得意的笑了起来。

     陆秋雨愣了愣,就问李彬到底想怎么样,李彬说先陪他玩一个晚上再说。

     陆秋雨说他们没证据,李彬拿出手机,说他拍照了,要是传到学校去,陆秋雨就惨了。陆秋雨没有慌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说现在也不知道谁惨,话音刚落,然后从巷子两边走出了十几个混混,有男有女,都拿着钢管,把李彬他们给包围了。

     这下轮到李彬他们慌了,原来陆秋雨早有准备。

     李彬颤抖着说他爸是检察院的领导,陆秋雨鄙视说李彬除了靠他老子耀武扬威之外一无是处,而且,今天是他先来找茬的,这可就不怪她了,在医院的时候,双方父母都已经达成了共识,李彬家赔钱,陆家就不再计较非礼的事情,以后进水不犯河水,谁都不准去惹谁,现在李彬出尔反尔,这怎么行?

     “其他垃圾,给我滚!”陆秋雨喝了一声,很霸气。

     陈勇几人根本就不敢管李彬的死活,转身就跑。这些人是不会帮他卖命的,就像上次在小树林里面一样,出了事,最先跑的就是他们。

     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这是我此时最大的感慨。

     李彬看到人都跑了,转身也想跑,但却被几个混混挡住了,连手机都被抢走,摔在了地上,砸成了碎片,刚才拍的照片自然也就没了。

     “扑通!”

     突然,李彬直接跪在了地上,对陆秋雨开始求饶,这让躲在暗处偷看的我都傻眼了,这家伙原来这么怂的?直接就开跪?之前不是那么牛逼吗?

     “啪啪啪!!!”

     陆秋雨可不管,几巴掌扇了过去,把李彬脸都打肿了,最后一脚踹在了李彬的胸口,把他踹到在地,还让他以后不要嚣张,不然见一次揍一次。

     “滚!”

     陆秋雨也不敢真的打残李彬,毕竟这家伙的老子是检察院的领导啊。现在出了一口恶气,就让李彬滚蛋了。李彬一个屁都不敢放,站起来就朝着巷子外面跑去。

     我想了想,赶紧包抄过去,这家伙可是落单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