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一板砖拍死你
     巷子有三四百米深,李彬跑出去百多米远,没见到陆秋雨她们那些人追上来,他就放慢了速度,开始骂骂咧咧起来。他自己嘀咕着说这次肯定是出了内奸,不然陆秋雨怎么会让人在巷子里面等着呢?

     他还说这个屈辱他一定让陆秋雨十倍偿还,这娘们居然找道上的人帮忙,他也可以,到时候一定要把陆秋雨抓起来,让这娘们跪在面前唱征服。

     反正就是骂了一大堆,我包抄过来,一路上都听到他的叫骂声。这家伙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刚被吓的跪在地上,现在逃出来了,马上就变得嚣张了。

     特别是想着这家伙明天还想让我买两包烟给他,这心里就更加来火。见好欺负的就变本加厉的欺负是吧?碰到硬茬就像条狗一样的跪下,我现在彻底看透李彬的秉性了。

     听着他的叫骂声越来越近,我躲在他必经的路上拐弯阴影处,右手摸进了书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帽子,戴上后把帽檐压的很低,再从书包里面拿出半块板砖,等李彬刚好走过我身前,我压低脚步声摸了上去,到了他背后时就故意咳嗽了一声。

     这昏暗的巷子里面并没有什么路灯,漆黑一片。其实应该是有路灯的,但被人刻意破坏了,估计是附近的小混混吧,但正好方便我行事。

     “谁?”

     李彬此时就如惊弓之鸟一样,迅速回头过来。

     “砰!”

     我轮着板砖,在他回头之际,一板砖拍在了他的下巴上,只听咔嚓一声,李彬门牙带着血水飞了出去,他自己整个人也是倒在了地上,只是惨叫一声,就陷入了昏迷。

     看到他昏迷不醒,我还是吓了一大跳的,四下打量了一下,看到没有人注意,我转身就想跑,但刚跑出去四五步我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到李彬的身上摸了一下,把他的钱包拿到后这才离开。

     这家伙之前可是拿走了班主任帮我要回来的六包硬中华香烟钱,这钱本来就是我的,我都向我老爸要了三次钱。还没多去多久呢,要是过几天李彬这家伙还要找我要香烟,我去哪儿找钱?再向老爸要,次数太频繁的话,老爸估计也会问我的,我总不能说拿去买烟了吧?

     买的还是硬中华,这要是被老爸知道,少不了教训我一顿的。班主任知道这事,但他只是帮我要了钱回来,却也没有告诉我爸。

     拿到了李彬的钱包后,我就尽快的离开了巷子,取了自行车就直接回家了,到了家里,洗了一个澡,就回到房间打开李彬的钱包。这家伙真有钱,里面居然有一千三百多的现金。

     我的零花钱跟他比起来,真是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估计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他有时候一天就能花完。里面还有两张信用卡,这肯定是他老爸帮他办的,除了一千多零花钱之外,居然还可以随时刷卡,再次让我羡慕嫉妒恨。

     这些钱我就留下了,留下一百多就把其余的放在了床底下,准备睡觉了。但就是睡不着,心里在担心着李彬那家伙,其实那一板砖拍过去,我手都是在发抖的,但我知道那时候没有退路。我不打伤他,他明天就会来找我算账,让我给他买两包硬中华,我去哪儿找钱?

     而且,那时候他只有一个人,不能错过机会。但看到这家伙昏迷了过去,现在就轮到我后怕了,心里也有后悔,万一真出事了该怎么办?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折腾到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第二天我都是心惊胆战的去学校,一方面是担心李彬到底会不会死,另外一方面是担心我昨晚有没有暴露马脚被抓。

     做早操的时候,我就听到其他同学议论纷纷,说李彬又进医院去了,好像是被人下黑手一板砖砸进了医院。

     不少人都觉得解气,班级里面有一个耀武扬威的家伙,谁都得小心翼翼的,但碍于李彬老子权利大,这家伙又有几个跟屁虫,大家都不敢吭声,只能忍气吞声,现在听到这家伙被人阴了,自然就觉得解气。

     有人问死了没有。

     一个同学说没死,不过下巴差点都碎了,牙齿脱落了好多颗,没有半个月是绝对不能出院的。

     有同学说巴不得一直不出院才好。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像这种祸害,不来学校多省事?我也能好好学习,不被别人打扰,而且这次才算是给陆秋寒真正出一口恶气。

     这一个月之内,李彬已经三次进医院了。

     当然,听到这家伙没死,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要是不小心弄出人命,估计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我根本不敢想象我变成一个杀人犯后是什么样子。

     好在现在没有死人。

     做完了早操,回教室上早读的时候,民警又出现了,还是上次的那两个,这次把我、陆秋雨、陈勇等学生都叫到了办公室去。我是最先被审问的人,但这次没有上次那么紧张了,因为我了解了这些民警的一些套路,要是他们真有证据就直接抓人了,干嘛还要带过来审问?

     反正我打死都不承认,我说我回家去了,直到今天早上听同学说起李彬的事情,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且,有班主任保我,民警盯着我看了一会就让我出去了。紧接着就是陈勇他们被叫了进去,没多久也出来了,最后是陆秋雨被叫了进去,她在里面待的时间是最长的。

     她的嫌疑最大,因为昨天围住李彬的人是她,那些混混也是她叫来的帮手,李彬也是在那条巷子出事的。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谈论的,但好像民警没有带走陆秋雨回去调查,快下早读的时候,陆秋雨就回到了教室,好像没什么事情。但可以从她脸上看出一些气愤,也不知道是生谁的气。

     我有些担心这事会牵连到她,但现在看到她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之前我的担心也需要了。

     班主任组织了几个班干部去医院看望李彬,我也去了,因为我们的劳动委员,本来不想去的,我才不想去医院探望一个欺负我的人。但后来想了想,还是去了,我就是想看看这家伙的惨样,看到他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笔写字,看到他这模样,心里别提多解气。

     还想要我的香烟?我看你丫的现在吃饭都插管子,怎么抽烟?

     这家伙至少都要在医院躺半个月,这还是最快的恢复速度,长的话,估计得一两个月。

     从医院探望回来后,我以为没了李彬,我在学校就安宁了,但没想到李彬那几个跟屁虫居然找上了我,还是找我要香烟,还说什么彬哥让他们代收的。

     麻痹,代收?就是他们自己想要我的烟。见我那么好欺负,他们不欺负一下怎么行?连之前的陈勇那家伙都已经学会了抽烟,学会了骑在我的头上。

     这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只能喝水。他们就是虾,我他娘只能做予取予求的水?

     看到我老老实实的去买了香烟,陈勇叼着烟看着我都是一脸得意。现在我就想在他那副丑恶的脸上揍上几拳,但我忍了下来。

     等到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就快速骑着自行车离开了学校,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另外一个方向,骑出去五六里路就在路边停了下来,等待着。等了半个多小时,陈勇那家伙才骑着自行车出现在视线里面,一边骑还一边哼着歌。

     等的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