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约架?
     因为我一句话,对方吓了一跳,还以为我有帮手呢。他们等了一会,发觉根本就没人出来帮我,他们顿时知道自己被耍了,也怒了,挥着钢管就冲了上来。

     我抓着板砖,直接朝着最近的那个家伙砸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跑,这他娘打个毛啊,别人七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钢管,我找死才拼。我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而已,既然那个女人都跑远了,我也要跑路了。

     转身就朝着巷子外面跑去,但快出巷子时,外面居然也还有人守着,后面有人大喊围住我。我转身又朝着旁边的巷子跑去,打架我不怎么行,但说到跑路,我体力可是好的很,只要不下雨,我天天骑自行车上下学,这体力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

     不过对方的人确实挺多,各个巷子出口都有人守着,绕着巷子跑了几圈,我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就算体力好,也是气喘吁吁,只能暂时躲在黑暗处休息一会。

     “喂,进来!”

     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吓我一跳。我转身一看,是刚才那个女人,她躲在别人的楼梯下,楼梯下面,是一个小棚子,那里好像是一个流浪汉的小窝,还有个流浪汉在那里呢,她朝我招手。我看着远处还有人在大喊大叫,似乎不追到人不罢休,就一起躲进了那个小窝里面,跟她挤在了一起。

     那个流浪汉在外面,等那些混混过来,问他有没有看到人,那流浪汉说没看到,那些混混就走了。

     我和她挤在狭小的小窝里面,身上都闷出汗水来了,但感受着她身上的丰满,就算她的汗水味都散发着香气。

     在里面待了二十几分钟,因为还用布料团团遮起来了,我们实在热的不行这才走了出来。她好像还和那个流浪汉认识,道了一声谢谢后,我们打算走,但她脚流血了。

     我说背她,她想了想,也答应了。我蹲下身子,她趴了上来,我更加能够感受到她的丰满,背着进入诊所时,双手托住她的大腿,真有弹性。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人,就这样一直背下去我都愿意。

     这里距离自行车的地方也没多远,但我们可不敢过去,万一那些混混还在呢?就选择了小路,出了巷子,对方好像找不到人也回去了。我背着她走了一里多地,找到了一个诊所,我把她放了下来,大夫给她检查一些腿。

     是小腿被撞出血了,肯定是碰到了自行车的踏板之类的,才磕出血,但也不算很严重,大夫包扎了一下,叮嘱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现在有了灯光,我也看清楚她的脸了,她很年轻,最多也就二十一二岁,鹅蛋脸,一头乌黑长发,身材更是前凸后翘,特别是胸,因为穿着的是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还松开了,那爆炸性的胸都快冲出束缚。

     她看到我盯着她的胸看,她就瞪了我一眼,说撞了她的事情都还没找我算账呢,现在我再乱看什么?

     我连忙收回视线,说其实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虽然我骑的快,但她也跑的快啊,还不看路的,一边跑一边看后面,前面都没怎么看,这才撞上。

     再说了,我也帮她挡住了那些混混一些时间。

     她想了想,就说医药费我给,这事就算了。我说这医药费我肯定会付,虽然我们双方都有错,但伤的人却是她。我去找大夫,问多少医药费,反正我兜里还有钱,从李彬的钱包搜出一千多,买了十几包芙蓉王,才花掉三百多而已。现在还剩下不少,我今天就带了两百多。

     大夫说一百一十块钱。

     并不贵。

     但我摸兜里面的时候,却什么都摸不到,里面空荡荡的,难道刚才匆忙跑路,钱丢在路上了?这下就囧了,刚才还拍着胸脯说付医药费呢。我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夫,说我钱掉了,能不能明天过来付?我可以把我学生证压在这里。

     大夫脸色有点难看,不过那个学姐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说她付吧,拿出了一百多,付给了大夫。我就更加不好意思了,她说我可是欠她一个人情,我搀扶着她走出诊所,在等出租车的时候,她问道:“你还是学生?民中的?”

     我说我在高二四班,我叫吴成和。

     “高二四班?”她念叨了一下。

     “你认识我们班的人?”我好奇问道。

     “其实我是你学姐。”

     “啊?你还是学生啊。”我惊讶起来,看她这打扮,还有这丰满的身体,这并不像学生啊,要真是学生,那发育也太快了,打扮也忒成熟了些。

     她点头,说她现在读高三。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班,她反而奇怪的看着我,我说怎么了?难道我脸上还有花不成?她说我应该知道她的名字的。

     我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话?之前可从未见过面的。我说我真不知道,她就笑了笑,说不知道那她也不想说了。

     眼看着出租车来了,我说既然我答应出,明天会补她的,前提是她能告诉我在哪个班,明天中午我会给她送过去。她说要是下次碰到再说吧,我说可以,她上了出租车准备离开,但又递了二十块钱给我,说给我打车回去,另外,让我别回去拿自行车了,对方要是守在那里,我回去就遭殃。

     我感激的说谢谢。

     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我愣了愣,她也没告诉我名字,更没告诉我联系方式之类的,居然还给我二十块钱的打车费,这学姐为人挺好。

     我拿出手机,给陈勇发信息过去,问他现在是什么情况,李彬他们有没有找到陆秋雨。陈勇过了一会才回我信息,他说找不到陆秋雨,好像她今天没出来鬼混,回家了。

     哦?那她今天真是走运了。

     但我自行车没了,这下损失了两百多块钱,还包括丢了的两百多,四百多久没了。都是为了给陆秋雨提个醒,这娘们还不领情,我这真是自找罪受。

     给她发了一个信息,说了孙家良答应帮忙的事情,让她小心一点。也不管她回不回,在路上走了一会,公交车已经没了,我只能打车回家。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我特意去巷子里面转了一下,自行车早就不见了。去到学校,陆秋雨倒是屁事都没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如果昨天她手机再次开机的话,应该能收到我发的信息,但现在她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要不是看在她姐姐陆秋寒的份上,我是真不想帮她。

     等我坐下不久,我手机就收到了一个信息,陆秋雨发来的,只有四个字:多管闲事!

     我草,我昨天好心提醒她啊,居然被说成多管闲事?我真想拿起桌子上的书本,砸在她的后脑勺上去。但最终我忍了下来,也给她发了一个信息过去,同样四个字:打死活该!

     她抓着手机转身想砸过来,这时班主任也进入了教室,她只能瞪我一眼,回过身去,老老实实上早读。

     到了晚上最后一节晚自习的时候,她突然又发信息给我,说我不是李彬的狗腿子吗?怎么又提醒她?

     我说关她屁事,好心被当驴肝。

     她居然也没生气,而是继续问我是怎么得到那个消息的?昨天,她在上晚自习的时候,就收到了冰姐的提醒,所以下课后早就离开了。

     怎么得到消息?我说她不是说我是狗腿子吗?狗鼻子灵,我闻到的总行了吧?

     这下气的陆秋雨哑巴了,再也没理我了。

     放学后,陆秋雨就走了,李彬过来叫上了我,说让我跟着他们走。我问去做什么,他说陆秋雨在黑网吧外面约架。

     约架?

     我还想问,李彬瞪了我一眼,说跟着去就行,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