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悠然亭诗会
    不知不觉,已是三日之后。

     不过几日的功夫,顾七七已经完全适应了自己身为俞府侍女——莫有期的身份。对于这一点,顾七七也感到非常的惊讶。不得不说,人真的是有着惊人的适应能力。

     这一日一大早,天还将亮未亮,顾七七便已起身,利落地为大小姐俞明珠打好了水,伺候其更衣洗漱。

     “有期,我不是说了吗?你不要做这些,”俞明珠揉着惺忪的睡眼,嗔怪道:“你跟那些个粗使丫头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了?”顾七七拧好了面巾,递给俞明珠,问道。

     “嗯……我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俞明珠歪着脑袋想了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莫有期这个黑黑瘦瘦的丑丫头究竟哪里不一样了,于是索性也就不想了,只不管不顾道:“但是,你是特别的。”

     “小姐说笑了,”七七手握着一支碧玉梳子,仔细地为俞明珠梳着一头如墨的长发,淡淡道:“一样都是几两银子买来的,哪里有什么特别的。”

     “喂——瞧瞧你,都敢顶我嘴了,还说没有不一样呢……”俞明珠假作嗔怒,正待再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丑丫头。

     而这时顾七七已经手脚麻利地为她梳好了发髻,忙扶正了梳妆台上的铜镜,转移她的视线说道:“小姐,梳好了,瞧瞧看,可还满意?”

     “唔……啊呀,”俞明珠看向镜中的自己,不由轻呼出声。

     那镜中映照着一位绝美的女子,明眸皓齿、玉面含羞。乌云般的鬓发在耳畔懒懒地盘了个髻,状似不经意,却又暗含着别样的风情,这正是时下最流行的出云鬓。

     俞明珠大为惊异,直瞪瞪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个简直是自己随手捡来的丫头,不仅长着一张利嘴,竟还有着这样的一双巧手。

     “咯咯咯……”俞明珠笑道:“瞧瞧吧,你果然是特别的。但是……好吧,正因为你这么特别,所以以后本小姐的梳妆,就由你来伺候吧。”

     “是。”顾七七乖巧地应道。

     见她如此可人,俞明珠不由心情大好,随手便从梳妆盒内抄起了一支玉钗,说道:“呐!看你让本小姐这样高兴,这个就赏你了。”

     “小……小姐!”顾七七“急忙摆手,推脱道:“小姐折煞奴婢了,这样贵重的东西,奴婢怎可收下呢。”

     俞明珠不容分说将那玉钗塞在她的手,不耐道:“给你你就收着,哪儿那么多废话!”

     “小姐,你就别为难奴婢了,”七七适时地低下头去,面露感激的神色,说道:“小姐对奴婢好,奴婢心里记着,也就是了。”

     “那怎么行呢?我要你手里、眼睛里,哪里都记着。”俞明珠做出一副凶霸霸的样子,说道:“再说了,本小姐向来是赏罚分明!”

     顾七七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这支玉钗,奴婢确实是不该要的,但是作为交换,可否请小姐允我告半天的假?”

     “告假?为什么?”听到此话,俞明珠疑惑道:“你要去哪儿啊?难得你为我梳了这样一个装束,我正想带你出去逛逛呢。”

     俞明珠说着十分地兴奋起来,说道:“你不知道,前几日我的大表哥,裴家的大公子——裴虔,刚从上京赶考回来,今天正要在悠然亭里举行诗会呢。”

     “诗会?”顾七七惊讶道。

     “是啊。没想到裴家竟能跟诗会扯上关系,对吧?”俞明珠揶揄地说道。说道此处她忽而又问道:“裴家你知道的吧?”

     顾七七点了点头。

     俞明珠母亲的娘家——裴氏,世代经商,如今已是整个朔州的第一巨商,只要是朔州城的百姓,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俞明珠托着腮叹道:“哎呀呀,没想到呀没想到,没想到外祖家的钱堆里,竟出了一个进士郎!”她撇了撇嘴,说道:“也不知裴虔那不正经的家伙究竟是吃了什么仙丹妙药,居然开了窍。居然成了进士……”

     裴虔,进士?

     听到这四个字组合在一起,顾七七亦不禁哑然失笑。

     见她突然发笑,俞明珠不由问道:“你笑什么?你认识他么?”

     顾七七心下一惊,暗叹自己又忘形了。但她并不慌乱,淡然回道:“裴虔裴大公子,谁不认得呢。”

     “也是哦。”俞明珠说道:“那个时不常就闹得满城风雨的浪荡子,想不认得也难呢。在这一点上,怕是就连我哥也比之不及呢。”

     俞明珠说的却是实话。

     以她现在的身份——莫有期,自是不认识裴虔的。但顾七七却是认识,且足足有三年的交情了。

     可以说自顾七七加入狼牙七盗以后,因业务上的需要,几乎同时也就认识了裴虔。

     毕竟是朔州第一巨商裴氏的大公子,黑白两道都与他有些见不到光的……生意上的往来。

     这白的,自然就是俞正德之流。而这黑的,主要便是狼牙七盗了。

     虽说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顾七七这一次,也着实为他吃了一吓。要说裴虔其人,分明就没有半点读书人的样子,整个就一标准的纨绔,成天城里城外地惹事。

     按说这么个浪荡子,做起生意来却是难得地十分靠谱,光凭这一点就已经让顾七七非常吃惊了。谁曾想他这一次竟还冷不丁地跑去参加了科举,而且一路通过了乡试、会试直至殿试,这可真是惊掉了所有人的大牙!

     幸好他没再拿个状元,否则顾七七已经摇摇欲坠的世界观就真的撑不住了。

     只能说,钱真是个好东西。

     ……

     显然俞明珠也有同样的感慨,轻叹一声,说道:“我这表哥,还真是个奇人呢。虽说不是状元,可也够外祖父高兴的了。”说着她掩嘴轻笑道:“希望他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不要乐极生悲,高兴地背过气去才好,咯咯咯……”

     顾七七满脸的黑线,有这么咒自己外祖父的么……

     不过比起外祖父的身子骨,俞大小姐显然更关心其他的事,兴冲冲地说道:“不过呢,更重要的是,裴虔这位新晋进士郎举办的诗会,整个朔州城的人,还不得削尖了脑袋往里进么?到时候,整个朔州城的才子佳人皆齐聚一堂!这样的场面,可不是寻常能看到的。”

     俞明珠说着越发地兴奋起来,调笑着说道:“来呀,你跟我一起去,说不定……就跟哪位公子瞧上眼儿了呢,咯咯咯……”

     “小姐……”七七微红着脸,作出一副小女儿情态,说道:“你就不要取笑奴婢了。”

     “哈哈哈……”俞明珠哈哈笑道:“好吧,不取笑你了。再说了,谁若想把你娶走,我还不乐意呢!”

     说着,俞明珠收起了不正经的情态,问道:“不过,你告这半天假是要去哪儿呢?”

     “我想,去看看我的五弟,”顾七七说着神情一黯,黯然神伤道:“自从进了这府里,奴婢……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我可怜的五弟……也不知他过的好不好……”

     “五弟?”俞明珠回想了片刻,只记得有期刚来府里的时候,似乎是带着两个妹妹,却不记得她还有一个弟弟了。于是说道:“我记得……”

     “小……小姐!”七七惊呼一声,急忙忙跪下,说道:“请恕奴婢欺瞒之罪!其实五蛋他……是个男子,而非女子……因为府里只收侍女,我……我也是不得已才……”

     “好了好了,”俞明珠忙将她扶起,说道:“我怎么会怪你呢,这样,不如……我把你那五弟调派到这后院里来,每天就打理打理花草,工作不累,你也能时时见到他,你看好不好?”

     “小姐……”七七“感动”得热泪盈眶,哽咽道:“多谢小姐。”

     俞明珠说道:“行吧,那么我这就让人下去安排,你呢这就去你的五弟接过来吧,快去吧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