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微风渐渐
    小五所在的伙房位于俞府的东院,距离俞明珠的照水阁颇有一段距离,加之俞府的天高地阔,顾七七迈着细碎的步子,走了好半天也没到目的地。

     顾七七使劲儿按捺住飞身上房从屋顶上飞过去的冲动,穿过了一条长廊来到东边后院,却忽而听到了一阵阴测测的笑声。

     她循声走过去,躲在石柱后面探着头瞧了瞧,发现是不日前才见过的俞府大少爷——俞明珍,他正站在一匹马前,抖动着满身的肥膘,对着一个瘦弱的少年颐指气使。

     只听俞明珍轻抚着那匹骏马的鬃毛,斜挑着唇说道:“不错嘛阿笙,把我这马儿喂养得这样雄健,此次悠然亭诗会,我这骏马定能拔得头筹,叫所有人都移不开眼!哈哈哈……这都要多谢你,真是辛苦你了,阿笙。”

     顾七七不禁暗自好笑,俞明珍的马,确实是需要要非常的雄健。不过,那不是诗会么?关一匹马什么事了?而且听他嘴里说着感谢的话,语气中却半点儿感谢的意味都没有,反而尽是揶揄讽刺。

     但那少年却是半点儿也不在意,反而恭敬回道:“少爷有事,尽管吩咐。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哈哈哈,很好,本少爷现在就有事儿吩咐。”俞明珍笑着道:“你瞧瞧这马,被你喂养地这样高大,可少爷我今日这装束……却又不大宽松,要上这马,还真有点困难呢。”俞明珍邪笑着看向他,说道:“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呢,阿笙?”

     见此一幕,傻子也看的出来,他是要那名唤作阿笙的少年跪在地上,给他垫脚上马。

     不过他这理由,倒确实是有理有据。要说他那衣裳,还真是不大宽松。虽然在七七看来简直是如床单一般的大,但对俞明珍来说,确实是不大宽松的。只不过他上不去马……也不是那不大宽松的衣裳造成的便是了。

     顾七七不由十分地好奇,那位少年,会如何做呢?在这样一个庸人面前,他会低下他的头颅么?

     毕竟,观那少年的面相以及穿着气度,他并不像是一个卑贱之人。甚至,看其骨骼,傲然挺立,分明还颇有几分傲骨。

     结果出乎她预料的是,那少年竟是走过去就跪下了,整个过程十分地流畅,没有半点犹豫,像是他这么做,是理所当然似的。

     俞明珍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少年,大笑着,一脚踩在了他的肩上,少年洁白的衣裳上瞬间留下了一个污黑的脚印。俞明珍那如泰山压顶一般的恐怖重量,整个儿的压在了那弱质少年肩上。他狠狠踩着,像是要把他的尊严踩到尘埃里去。。

     而少年低着头,因为相隔太远,顾七七看不出那少年脸上是什么表情,但他的脊梁依然挺直,身形依然坚毅。

     待得俞明珍驾着马大笑着远去,少年才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顾七七不由好奇他究竟在这俞府里究竟是什么身份?不像是下人,却甘愿承受如此对待。不像是主子,却又有着一股子难以忽视的风华气度。

     但是无论怎样,在这种情况下被人撞见,总是十分尴尬的。顾七七正想识趣地退下,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

     但某人却不肯领受她的好意,出声说道:“喂!出来吧。看完了别人的笑话,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顾七七微微一惊,自己的屏息功夫说不上一流,但对付寻常人物还是够用的。但现在既然被他发现了,这就说明,他绝不是寻常之辈。

     是个高手。

     顾七七不由暗叹自己太过托大了,本能以为这俞府不过就是个羊窝,狼牙山七匹狼的后花园。却没想到竟还潜伏着一只猎犬。

     眼下想要悄悄地来悄悄地去已是不能够了,顾七七只好出去与他讨教一番,见招拆招,见机行事罢了。

     她学着一个侍女应有的样子,低眉顺眼地走了出去。虽说步态依然从容,但她的心里,还真是有点儿紧张,只希望不要叫他看出什么才好。

     顾七七走到那少年面前,服了一礼,说道:“少……少爷,都怪奴婢有眼无珠,慌不择路,冲撞了少爷,请少爷恕罪。”

     “呵呵,少爷?”那少年看着眼前的黑丑丫头,却并不嫌恶,只淡淡笑道:“你不认识我?你是新来的?”

     “是。”顾七七答道。

     那少年又问:“伺候的哪家主子?”

     七七回道:“回少爷的话,是照水阁,大小姐。”

     “哦,是大小姐……”少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说道:“别叫我少爷了,我叫俞笙。你叫什么?”

     “是,俞少爷。”顾七七低着头答道:“奴婢,莫有期。”

     “有期,莫有期……”俞笙默念着,赞叹道:“好名字。”

     顾七七垂首:“多谢俞少爷。”

     “哈哈……”俞笙失笑,“说了别叫少爷了,虽然我姓俞,可我不是少爷。你也看见了,我的处境不比你好。不,应该说……比你还不如呢。”

     到此时顾七七才忽而想起了什么。

     作为此次卧底的重要人物——俞正德,顾七七自是把他的家谱前前后后地翻了一遍。但是俞正德这样的人物,身家不会如账上那样清白,妻妾子女也不会如明面儿上那样干净。

     魏正德一共二子三女。正室裴氏所出嫡长子俞明珍,昏聩无能,整日里寻花问柳,并不受魏正德待见;三房所出幼子俞明昊正当稚龄,还是在学堂里吃戒条的年纪。

     而除此之外,听闻魏正德还有一位天资聪颖,风采出众的妓生子,自出生以后就在妓院中生活,直到多年前其母亡故,这才被接回了俞府,但是身份却没有得到承认。

     想来,就是这位英俊的小哥——俞笙了。

     “那么……俞公子,”顾七七随即改口,说道:“公子生性豁达,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又岂会在意一个少爷的身份。”

     “对,你说的不错,我不在意。”俞笙点了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赞同。但接着却是狡黠一笑,说道:“可我不能忍。”

     说着,他自身后拿出了一支竹笛,放在唇边吹奏。此刻庭间微风渐渐,树影婆娑。少年临风兀立,轻轻奏响一曲《临风曲》。

     顾七七静静欣赏,细碎的阳光下,淡淡的微风中,公子人如玉,曲调性怡人。

     只是,却不知他此举却是为何。

     不多会儿,忽听一阵马蹄声踏踏,正向着此处而来。间或还伴随着一声声哀嚎惨叫之声,七七细细听去,听那声音,似乎竟是刚才已驾马离去的俞明珍,只听他连连惨叫着:“快给我停下!你这蠢马!来人!救命!来人啊……“

     顾七七惊异不已,看向那名为俞笙的少年。俞笙冲她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竹笛:“我养的马,可不止雄健这么简单。”

     说着,在那马儿到达此处以前,他已揽住她的纤腰,纵身一跃,跃上了屋檐。

     七七站在那高高的碧瓦之上,眼见刚才那匹雄健的马儿不知何故,竟不受驭使之人控制,发足狂奔向了此处,想来是因那笛声的缘故。

     而那俞明珍早已落马,只是足踝竟被马镫卡住,挣脱不得,竟是背部着地被那马儿拖行到此处。见他那狼狈不堪的样儿,七七不由失笑:“俞公子,你可真是……阴险却又坦荡。”

     “嗯……虽然不知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俞笙看着面前的这个黑丑的丫头,笑道:“但是对我来说,两个都是好词儿,本公子全盘接受。”

     “哈哈哈……”七七大笑,“就冲你这回答,我再送你两个,谦卑兼而自傲。”不等他反应,她复又说道:“不过看来,我得离你远点儿。”

     “哦?”俞笙疑惑道:“此说为何?”

     “惹不起啊。”顾七七看着其下衣襟破烂,遍体鳞伤的俞明珍,“要是不小心招惹了你,或许明里暗里,非得吃足了苦头不可。”

     “嗯,很有自知之明。”俞笙表示赞同。接着他忽而缓步踱近,嘴角漾起一丝微笑,说道:“可是,晚了。”

     顾七七能够察觉到气氛陡然间的变化,心下暗生警惕,但面上仍是波澜不惊,问道:“怎么?”

     俞笙淡淡说道:“你已经招惹了我。”

     说着他偏过头去,把玩着手里的墨绿色竹笛,亦复看着仍自“哎哟”叫唤的俞明珍,脸上不带一丝表情,说道:“你刚才说,本公子生性豁达,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又岂会在意一个少爷的身份……呵呵,莫姑娘,且容我回敬你一句——姑娘慧质兰心,可察凡人之不可察,又岂会是一个小小的婢女?”

     顾七七心下一惊,只听他继续说道:“我不是少爷,你也不是婢女。”他忽而逼近她,在她耳边说道:“说吧,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