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莫有期
    直到日落西山,才总算是轮到他们了。

     管事嬷嬷见到六六,顿时便双目放光,惊叹道:“哎哟,小姑娘长得可真水灵。”接着又看到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小五,“呀,这个也不错,来,都带进去吧。”

     接着便有两个壮汉过来,接过了顾七七手中的小五与六六,便往门里带去,顾七七忙跟上前去,却有一只手拦在了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顾七七顺着那手看向它的主人,只见管事嬷嬷狞着一张脸,一脸嫌恶地看着她:“哎哎哎,你呀就别进去了,拿着钱赶紧走吧。”

     接着“啪”的一声,一串儿铜钱摔在了她的面前。

     “噢不,不!”顾七七使劲儿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两颗豆大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向着小五和六六伸出了手,仿佛生离死别一般凄厉地哀嚎着:“六丫!五……五蛋!别离开姐姐……”

     而六丫……和五蛋……此刻正强忍着吐血的冲动,消化着自己的新的身份,新的名字……

     顾七七仍自卖力地继续着自己的表演:“不,不!我们三姐妹,死也不能分开!我们……只想找个依靠,呜呜呜……我们真的太可怜了呜呜呜,爹死了,娘也死了!无依无靠的呜呜呜呜……”

     说着她从地上捡起了那吊钱,塞到了管事嬷嬷的手上,说:“这些钱都给你,只求你让我进去,哦还有……”顾七七说着又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个玉佩,“这是,我那死去的爹娘,留给我们的传家之宝,也给你……求你了,让我进去吧……”

     管事嬷嬷掂着那吊钱和那个玉佩,轻笑一声,“呵,倒是个懂事儿的。”

     她可真是没想到,小姐恶名之下,居然还有倒贴钱进去的?也罢,小姐若是看不上,大不了再赶出去。

     于是冲壮汉使了个眼色,壮汉心领神会,顾七七终于欢天喜地地跟着进去了。

     ……

     入了俞府,顾七七、小五、六六,与一众十五、六个小丫头,被领着往一处湖心亭中走去。

     走在青砖铺就的小道儿上,顾七七发现,在白天看这俞府,可真是愈加气派磅礴了不少。

     至于说为什么说白天,因为夜晚的俞府,顾七七可真没少来。当然了,她去的更多的是俞正德的藏宝阁,却没发现原来这后院中还有这样一片风景这边独好的宝地。

     到了亭中,只见一位身着淡粉色纱裙的女子跪坐于地,身前一张七玄琴,女子素手轻弹,微风拂过她的劲间,双云髻上的金钏翠玉步摇随着她的一拢一挑而微微颤动……

     好一副美人抚琴图。

     若是忽略那全然谈不上美感的,刺耳的琴声的话……

     顾七七强忍着耳朵的不适,忽听“铮——”的一声,琴弦居然断了,那女子暴躁地起身,一脚踹开了那七玄琴,怒道:“哎呀不弹了不弹了不弹了!”

     顾七七舒了一口气,这折磨人的琴声,可总算是停止了。

     她悄悄抬起头向她看去,这位淡粉色盛装的女子,想来便是俞府的二小姐,俞明珠。果然是颇有姿色,只是这脾气,似乎也是不小。

     管事嬷嬷见琴声停下,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请示道:“小姐,这些,便是新来的奴婢,您看看,有没有合意的?”

     “又来?”俞明珠一甩手在亭边坐下,一双俏眼在眼前的十余个少女脸上瞟过,面色不善地说道:“好吧,既然来了,那便看看吧。”

     说着她指着其中一个褐色粗布长裙的少女道:“你,过来。”

     那褐衣少女颤颤巍巍地走过去,俞明珠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递给了她,说:“这个接着。”

     少女顿时受宠若惊,满怀感激的伸手想要接过,俞明珠却忽然变了脸色,“我有说要你用手接么?我要你用脑袋接着!”

     少女登时被吓到了,战战兢兢地说不出话来,俞明珠轻笑着,将那颗苹果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脑袋上,然后说:“站起来,站到那边去。”

     少女艰难地站了起来,向另一边走去,其他人皆是大气都不敢出。

     待少女站定以后,就见俞明珠抬起了手,手里是一把小巧、精致的袖箭,她那姣美的面容上,带着美丽却残酷的微笑,说道:“你要是敢把你头上的苹果掉下来,你的脑袋就会一起跟着掉下去哦。”

     不……不是吧?顾七七心想,难不成真要闹出人命?

     然而在俞明珠射出那箭以前,那褐衣少女已经害怕得支撑不住,瘫软在了地上,头上的苹果,自然也掉在了地上。

     俞明珠瞬间勃然大怒,“喂!你没听到我说的吗!?你真的想死吗?”说着她手里的箭转而对准了众人,喝道:“没一个合用的东西!你们全都给我去死!”

     十余个少女皆花容失色,惊叫着四下逃窜。有的则蹲在了地上,抱头痛哭起来。只剩下顾七七三人,仍自站在原地,而小五和六六,也有点怕怕地躲在了她的身后。

     顾七七注意到了她虽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但她拿着箭的手,却似乎在微微颤抖。顾七七顿时心下了然,这位小姐,看似不可理喻的样子,但其实……似乎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嘛。

     这时俞明珠也注意到了角落里还有一个面色黝黑,头戴碎花方巾的女子,并没有在她的威吓面前抱头鼠窜,甚至没有避开她的目光。

     “喂——你是不是吓得不敢动弹了?”俞明珠走了过去,以箭低着她的脖子说道。接着她忽然凑近,幽幽道:“还是……你不怕我么?”

     顾七七道:“不怕。”

     “嗯?为什么?”俞明珠眉间一挑,“外面不都在盛传俞府小姐俞明珠,蛇蝎心肠,因嫉妒自己侍女容貌,把她给打个半死,并且毁了容赶出去了吗?都这样了你还不怕?”

     “传言不可信。”顾七七看着她,“俞小姐是什么样的人,我自会亲眼证实。”

     “那现在你亲眼看见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俞明珠逼视道。

     “……”

     顾七七沉默,半晌,沉吟道:“小姐的箭,终究没有真正射下。”

     俞明珠一愣,“你……你当我不敢吗!?”她怒视着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手中的箭端已经划破了她颈上的肌肤。

     但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箭。

     接着她转身看向了远处,眼神空洞而渺远。她看着水波尽处飘邈的雾气,呐呐道:“那要是……我就是如传言一般呢?”

     “这个么……”顾七七搔了搔头,托着腮作沉思状:“一来,我并没有值得小姐嫉妒的容貌,二来么……我不会做惹小姐不高兴的事。那么想来,小姐就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吧。”

     顾七七话音未落,俞明珠已然转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七七顿时语塞,“呃我叫……”

     说起来今天这事儿办的实在是急,她还没想好为自己的新的身份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看着这位传言中心肠歹毒的小姐,此时正定定地看着她,眼睛里隐隐有期待的神采。

     联系她今日失控的情绪,失常的举止,顾七七差不多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必是真心相付,却得不到善待吧……

     看着俞明珠那双如水的眼眸,顾七七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有期。”

     可是……对她,是最不该抱有期待的啊。

     顾七七叹口气,接着道:“莫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