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造反啊
    至此,三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

     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事,比如当初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小混蛋,也变得不是那么讨厌了。甚至还有点可爱。

     但是没想到亲近以后的温六六,却是这样黏人的。在她的那份黏人劲儿面前,顾七七女扮男装的秘密,根本就不是个秘密。

     但是温六六知道以后,却帮她保守秘密至今,这令顾七七深受感动。

     虽然六六的理由是这样可以捏着她的把柄以后好尽情地使唤她……

     使唤就使唤吧。

     这也让她舒了一口气,能有一个人能够让她在她面前毫无防备地卸下伪装,怎么说也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

     并非是她不够坦诚,只是她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甚至她自己,也不愿去探究那段失去的记忆。

     不过这一次……

     顾七七在这次的任务中受了重伤,她低下头,看到了左肩层层缠绕着的绷带,不由一阵暗叹。

     那一箭,她怎么竟会躲不过去呢?

     那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任务,她却差点交代在那里,怎么说也够那六个家伙讥嘲她好一阵了。

     此次他们的任务目标是江南富商——何袁钧。事实上何袁钧的这批货,并不是不义之财,只不过是商人趋利,无可厚非。

     但若是和平年代也就罢了,只是去岁之时,朔北之地连年大旱,进而引发了大规模的饥荒。而官府的赈灾粮款,却迟迟不见下达。

     如今朔北之地的景象,已成了人间地狱,几乎已是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了。若是再这么放任下去,恐怕一场暴乱在所难免。

     而这场灾难,对于灾民来说是一场灾难,对于那些商人来说,却是一场巨大的商机。

     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们太明白了。

     于是许多北上的商人,大量收购了江南地区的粮食,转运到了朔北,价格转眼便飙升至数百倍,真真的是价比黄金。

     而被饥饿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灾民们,也只好倾家荡产,只为换得一点儿可怜的粮食。由此,那些商人,便借此聚敛金银,大量收缴田产、土地。

     待来年灾情过去,那些个吸干了灾民血肉的商人,便可成为坐拥千倾良田沃土的大地主——真是好不快活!

     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江南巨富何袁钧。

     为了此次北上,何袁钧可谓是魄力十足、孤注一掷。

     他几乎倾尽了半数家产,购得了堆满了数十条商船的粮食。不得不说,朔北的旱灾,带动得江南地区的粮食,也涨价了不少。当然了,商人不做无利的买卖,失去的,他自然会再赚回来。

     只是他没想到,朔北之地不光有等待着他去敲骨吸髓的灾民,还有七匹比他还要心黑手狠的恶狼。

     ……

     当何袁钧的数十条船的粮食,到达朔州境内的横川码头时,很快便被突然出现的一伙贼人悉数劫了去。

     这伙人正是狼牙七盗。

     七盗出手,这点小任务自当是顺顺遂遂,本不该有什么意外。

     只是在那混战之中,当那突如其来的一箭射向顾七七时,她看着那支箭旋转呼啸而来,那副场景却突然与她脑海中的一个情景相重叠,在那一瞬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似乎也有这么一支箭射向了她,而后,有一个少年奋不顾身向她扑了过来,推开了她……

     她不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了,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僵立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于是这么一愣神便让她失去了躲避的最佳时机,左肩中了一箭,落入了洛水河中。

     之后她想必是昏迷了过去,看着一旁六六忙碌的身影,顾七七不禁感到一阵愧疚,这些天,看来是六六一直在照顾着她。

     顾七七勉强撑起了身体,想要起身,结果这么一动,左肩的伤口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闷哼一声,六六急忙跑了过来,看向她的左肩,一阵手足无措,惊慌道:“啊啊啊啊……伤口又裂开啦!”

     顾七七大口喘着气,低头一看,不禁大窘,此刻的她穿着一件明显不是自己的宽大的袍子,衣襟半滑落在臂上,露出了左肩上缠着的绷带。

     层层包裹着的绷带下渗出了丝丝的血迹,看来真是伤得不轻呢。

     顾七七轻叹一声,转头问道:“六六,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啦,”六六转头去鼓捣给七七换药的物事,头也不回地答道。

     “哈……三天啊,”顾七七脑袋耷拉下来,她整整让人随意摆弄了三天,怎么说都有点……令人不安呢。

     “那这三天,有没有……”

     “没有,”六六端着一大碗黑黢黢的药泥走了过来,噗通坐在了她的身旁。接着将那药泥随手往边上一放就开始解她的绷带。

     六六一边解着,一边说:“放心吧,是天下第一善良的六六我亲自给你疗的伤,衣服也是我亲手给你换的。之后,我一直在你身旁寸步不离,不离不弃!所以,安啦。”

     说完,六六也解完了绷带,接着她忽而凑近,在顾七七的耳边吹着风,悄咪咪地说道:“我保证,没有其他人发现你是女儿身……”

     顾七七瞬间浑身僵硬,一身鸡皮疙瘩“噗噗噗”地冒了起来!妈的这小烟嗓……

     没发现就没发现吧,凑这么近干嘛?造反啊!小样儿居然敢撩姐?真是能耐了。

     她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怀疑一下这个腹黑小萝卜是不是偷师了她神乎其技的易容之术——然后其实是小正太来的?

     看起来也不是不可能嘛——比如她顾七七,几乎是从记事起,便是一直女扮男装活着的。

     不正经地发了一点小疯,温六六开始认真地给她上药了。上着上着,温六六忽然问道:“七七,你不能做回女孩子吗?你女孩子的样子真好看。”

     “咕……”顾七七咽了一口唾沫,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好看。

     之前别人都是说她英俊啊,潇洒啊,风流啊,倜傥啊什么的。

     毕竟她一直是以男装示人嘛,不过之前可从来没有人敢撩拨她。

     结果偶尔一次卸下伪装这小丫头就敢无法无天了?顾七七正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反了天了的黑心小萝卜头,却听“啪——”的一声,温六六一只小手抓着一坨药泥就拍在了她的伤口上……

     “咿——呀——”顾七七惨叫起来,“温六六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