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我的名字,顾七七
    眼看着这么多人,皆被打得七荤八素,场面已经完全失去他的控制,俞明珍不由气急败坏地大吼着:“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嘛!”

     顾铁蛋儿也暗自惊疑不定,这些人究竟是谁?

     突然她眼角瞥到街角贴着通缉令——那上面挂的是朔北近来行动最为猖獗,最令官府头痛,同时也是最受民间拥戴的偷盗团伙——狼牙山六盗!

     顾铁蛋儿不禁心下微微跳动,一个令她感到心奋不已的猜测浮上心头。

     “大侠——”她一边揍着杂兵,一边向那粗布长衫的头领靠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刚才不是问我的名号么?按理说,问别人姓名的,该当先自报家门,这才对吧?”

     “是,是在下唐突了。”头领一拳揍飞了两个恶徒,拱手行了一礼,道:“在下狼牙山,温定一。”

     狼……狼牙山!

     温定一?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真正落实了她的猜想那一刻,顾铁蛋儿仍不免激动地双目放光,兴奋地说不出话来。

     “嗯哼~”接着那个胡人女子轻吟一声,两手挥舞着两条长鞭,套马似的一鞭套住了一人,双手交并着一甩,两个恶徒瞬间撞在一起,脑浆迸裂!那可怕的女人就在这副景象中轻轻吟道:“小女子,双飞燕。”

     “嘿嘿嘿——记住你爷爷的名字!”一旁肌肉虬结的壮汉叫嚣着,一手抓过一人,往高墙上爆射而去,打下了屋顶上一片的箭手,哈哈笑道:“老子,栗三明。”

     而青衫剑客在箭雨中踏空而上,身法飘逸灵动,剑光到处,居高临下的箭手纷纷落下高墙。那青衫剑客与她对视一眼,颔首道:“在下,荆四野。”

     “到我啦到我啦!”忽听“簌簌”两声破空之声,两颗小石子朝着顾铁蛋儿面门飞掠而来,却是自她耳边飞过,击中了她身后的两个欲要偷袭的小人。顾铁蛋儿循声望去,见并非是小混蛋的另一个小鬼头拿着一支弹弓,保持着一个装逼过头的姿势,神气地说道:“我是武堂堂,威风堂堂的武堂堂是也!”

     最后便是那个小混蛋了,在几个恶徒的夹击中,只见她灵动地跳跃而起,以一手高明的借力使力转向了那几个恶徒的攻击方向,令得他们自相残杀,互相伤害。然后极不情愿地瞧了她一眼,鼓着腮帮子说:“我叫温六六。”说着又接了一句:“不是小混蛋。”

     至此,俞明珍的手下已尽皆伏诛,俞明珍见势不对,早已逃之夭夭。

     但此刻顾铁蛋儿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他的身上。她看着眼前这六人,难以置信他们就是那传说中的狼牙山六盗!

     狼牙六盗,便是以狼牙山为据点的一伙江洋大盗。然虽为盗,但他们并不偷盗穷苦百姓的财物,他们的目标,向来是贪官污吏、奸商恶霸。

     而所得的财物,他们也并不独享,而是用以接济穷人。简单且俗套地来说就是劫富济贫。

     虽然顾铁蛋儿并不是一个有着英雄主义情节的人,但于她而言,这是一群值得她敬重的人,他们身上的一种独特的魅力,这种魅力深深吸引着她。

     她由衷地向往着他们的自由,向往着他们的无畏。

     几乎是无法抑制地,她的心中涌现出了一个新鲜、热辣的想法——她发现此刻只有三个字能够表达她的心情,于是她鬼迷心窍般的轻启朱唇,高声叫道:“顾七七!”她的双目中满怀飞扬的神采,坚定地看着他们六人,说道:“我的名字,顾七七。”

     话一出口,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那个名叫栗三明的大汉率先打破了寂静,重重地一拍她的背,豪爽地大笑道:“哈哈哈哈——缘分呐,老弟!”

     “哦厚~”环抱着双手站在一旁的胡人女子——双飞燕轻轻吟叹一声,未置一词,只是半垂着双眸看着她,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小混蛋则是撇了撇嘴,冲她吐了吐舌头,明显不相信她的鬼话。

     接着就见温定一走了过来,她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你,想好了吗?”他说道。

     果然,他明白她的意思。

     她微微一笑,迎着他的目光答道:“是。”

     没有多余的话,眼前这个叫温定一的男人亦同样报以一笑,向她伸出了手,说道:“幸会。顾七七。”

     ……

     至此顾铁蛋儿便成了顾七七——狼牙六盗……不,狼牙七盗的一员。

     虽然当初的加入,只是她脑子一热的决定,但此后的每一天,她都在感激着这个决定。

     只不过还是有一点儿小问题令她感到困扰——就是这个她随口一说的,她的名字——顾七七。

     因为直到不久以后,她不经意间偶然得知,原来温六六只是那小混蛋的小名,她的真名叫做——温旒……

     妈蛋。

     还有值得一说的就是,至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到顾老头,而温定一——他们的头领,也从未放弃寻找。

     顾七七发现温定一寻找顾老头,或许并不只是为了报恩这么个单薄的理由。一定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缘由。

     也许……他要找的,并非是顾老头,而是某个……他倾尽一生也要寻找的答案。

     但顾七七不会去问他,就像他也不会过问她的过去,她的真名。当然就算他问了她也没法回答,因为她已经忘了她真正的名字。

     而“顾七七”,也只是她伪装自己的又一件外衣罢了。

     但是至少,这件衣服,让她觉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