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劫了刑,结了仙缘
    开天辟地头一遭,天庭碰上了劫行刑的,还那么轻轻松松,眨眼的功夫就成功劫走了罪人,似乎连凝结在空中的天雷都呆住了。

     判官径直走向天帝,手里的判官笔一收,天雷云散去。

     “天帝,那姑娘,不会是您搬来的救兵吧。小生可从未听闻还有人能在诛仙台上如此来去自如的。高人,了得。”判官凤眼一挑,边说边撇了眼天帝右肩上的红晕。行刺像天帝这般修为,还能把衣服染透了红的,白成阎也不似平日那么荒废嘛。只是这一个要杀一个要拦着的,不知道兄弟俩在演哪出。

     “朕说过,朕不会徇私,待朕查明始末,再作定夺不迟。”天帝紧锁眉头,这判官,似因有天书在手,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那好,小生告辞。希望下次,小生可以顺顺利利的照天书所示……”判官象征性地作了个揖,走过天帝身侧,别有深意的吐出“行刑”二字,随即离开。

     天帝望着判官离开的背影,攥了攥拳,现在不是跟他做规矩的时候,找人要紧。

     “今日之事实在蹊跷,但也算朕的家事。在此百废待兴之际,众卿还是优先处理攸关苍生之大事。散了吧。”天帝习惯性的挥了挥手,突然吃痛,咬牙忍了下来。群臣告退,唯独留下了太白金星。

     “太白卿,有话,随朕回殿再说。”

     “臣,先替天帝疗伤要紧。请天帝随臣移驾瑶池。”眼看天帝额前渗出了汗珠,太白金星上前扶住了天帝,搀着往瑶池去了。

     “太白,你说,那姑娘是什么人?诛仙台是上古神石所铸,就连朕踏上诛仙台都会法力尽散,她竟然还能把阎儿带走。不,在那之前,她来到这里竟无人察觉?身上也不带一丝妖邪之气,却也绝不是仙家之人……”

     “天帝,那姑娘是何人,以后自会知晓,眼下阎殿被她带走,也非祸事。照刚才判官那阵势,等天雷一聚,恐怕阎殿下连魂魄都给打没了。”太白金星是天帝兄弟三人的导师,习惯了称白城阎为殿下。虽已朝代变迁,天帝登位,但白城阎西殿下的职位一直没人改过。只是整个天庭,没几个像他这样毕恭毕敬的对待一个法力平平的散仙了。

     “判官秉公执法也是没错,只是。。。阎儿为何要杀朕?太白,你可有办法找到他们行踪?”天帝泡入瑶池,带有强大治愈功效的池水让他恢复了不少精神,可心里的疑问怎么也想不明白。

     “算卜寻人之事,臣不如太上老君擅长,吉人自有天相。天帝先好好养伤,莫要太过操心,臣定会替天帝调查清楚。”太白金星将一帖沾满仙药的膏贴敷在了天帝的伤口上。口中默念咒语,膏贴泛起了蓝光,映照着整片瑶池。天帝不再多说,闭目疗伤起来。而太白则在池边守着,看着池中人苍白的脸庞,若有所思。

     另一边,风雅背着白城阎回到了人间。那是风雅和师父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风雅听师父说过,后山有一眼神泉,能治百病,疗百伤,死人进去能复生,活人进去能结仙缘。

     风雅不太明白结仙缘是什么意思,但打心底里抵触。因为师父的师父就是结了仙缘以后,再也找不到他了。风雅怕自己不小心掉进去,就再也见不到师父了,所以从来不敢靠近半步。

     阎哥哥伤成这样,进去一会儿应该只是到能治好的地步吧,不会结什么仙缘吧。风雅想着,把背上的白城阎小心翼翼地放平在泉边,替他解开那血迹斑斑的衣服。边解边抽泣,努力保持自己的小手不瑟瑟发抖。

     “傻瓜,哭什么……”白城阎在风雅来之前就已经晕厥过去,伤的太重,在诛仙台上又法力散尽了,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没想到醒来却是最爱的小丫头陪着,只是她哆哆嗦嗦的在自己身上干什么呢。他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珠,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暖暖的,软软的,很舒服。

     “没哭,不是,没,就掉眼泪……阎哥哥招个流星伤这么重!风雅一直乖乖守着,看天象有变,乌云密布,心突然揪着疼,心里念着快到阎哥哥身边!就看到你这样了。呜呜,我没哭。你别说话,快进神泉里去,来我扶你。”风雅努力的解释,似乎解释不清,也止不住想哭的情绪,更解不开白城阎身上层层叠叠的衣服,索性拉着他直接往泉水里推。

     白城阎瞬间失去了平衡,滑入神泉之中,只是手没有撒开,牵着的人儿被他顺势带进了泉水。嗯,这泉水真不错,可以跟天上的瑶池媲美了,感觉能量源源不断地回复。

     风雅慌乱中没料到自己也被带下去了,大脑空白,随即想到自己没伤没病的,怕是要结那个什么仙缘了,得赶紧上岸啊,可是阎哥哥拽着不放,怎么办!正扑腾着,被拖进了温暖的怀中。

     “小风雅,别乱动,我现在伤的挺重的,你波动这水就等于在拍我的伤口,安静,咱们好好休息一会儿的。”说罢闭上了眼,把头埋在怀中人的颈窝,来回蹭着。

     “可是阎哥哥,这样下去我就要结仙缘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你让我上岸,我去岸上陪着你。”风雅怕碰到白城阎的伤,老老实实呆他怀里不动了,只是这神泉的特性她得告诉阎哥哥啊,阎哥哥也不想自己再也见不到她吧。

     “呵,仙缘,你早结了,刚你去的地方是天宫你知道么?傻瓜,等我修养好了,再给你看流星。”见怀中人不再挣扎,白城阎心中甚是欢喜。他用刚补充进来的灵力探得,神泉下方别有洞天,带着风雅潜下了水面。

     也不知风雅的师父是何方神圣,这地方的结界做得滴水不漏,天上的一时半活儿也找不过来,白城阎可以陪心爱的人好好调养生息了。呈哥的仇,等自己发达了再报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