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阎哥哥有救了!
    风雅胆战心惊地随着阎哥哥潜下了水面,结不结仙缘的事儿先搁在一边,阎哥哥说自己早就结了,既然结了还能继续被他抱着,那就结吧,应该不碍事。

     而且,她还惊讶自己似乎能很顺畅地在这泉水之中呼吸,只是一连窜发生的事情让她来不及细想缘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阎哥哥的伤势。她死死扒住白城阎从背后环住她腰间的手臂,任由他带自己前往更深的地方。

     神泉的底下格外的宽敞和平坦,而且亮若晴天。也有不知名的花花草草,甚至还有大树。只是即便是大树也遮挡不住那亮如白昼的光,光线是从泉眼散发出来的,似乎泉眼附近还有座小院,水纹波澜,若隐若现的。

     折射的光让风雅看不清那儿到底有什么,师父没告诉过自己神泉下还有院子的事,正想着,白城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风雅,你再用点力,我这条胳膊可就废了哦~”白城阎轻笑着,用另一只还被限制活动的手,轻轻扯了扯怀中人的脸蛋儿。

     “啊!对不起对不起,风雅没注意!阎哥哥疼不疼?风雅不是故意的,呜……给我看看你……”小脸一吃痛,这才惊觉自己抓的实在太紧了。风雅连忙撒开了手,想转身看看白城阎的脸色,却被大力抱住动弹不得。

     “疼,当然疼,本来就被那群仙人打个半死,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在疼。别动,让我抱会儿……”比风雅高出一个头还多的白城阎使劲搂着怀里的小人儿。现在,只有现在,哪怕片刻也好,让自己放松放松,让自己多留下点与她的记忆。只怕下一秒自己又会晕厥过去。

     怪只怪白城阎平时对修仙太不上心,只是年少时跟呈哥一起练过一段时间。后来先帝传位与天帝,呈哥封了将军,自己被遗忘在天庭的角落,也就乐得逍遥。

     可他万万没想到,会面临今日这样的遭遇。先帝随先后隐度三十三重天之外,无人知晓何处。呈哥神威大将军那么轻易就死在那块地方,且魂魄四散。若不是他无意间收到那缕魂魄的讯息,他还不知道,高高在上的那位明君竟是如此心狠手辣。

     果不其然,白城阎又晕了过去,昏迷的前一刻,他懊悔道:如果当初多学点东西就好了。。。

     后方突然加重的力道,和腰间滑落的手,让风雅惊慌起来。她再次背起了白城阎,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往泉眼那儿跑去。“阎哥哥,坚持住,神泉一定会治好你的伤,呜呜,师父若是在就好了,风雅不会治疗啊。”

     泉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光更耀眼了起来,风雅顶着刺眼的强光,朝那座若隐若现的小院跑去。

     踏进小院,光霎那柔和了许多。风雅顾不得那么多,直冲小院里的小屋子。“有人吗?有没有人?这里有受伤的,能不能帮个忙?有没有人啊!”

     泉水下的小院就她和师父在陆面上住的一模一样,怪不得她刚觉得眼熟,而且收拾的干干净净,肯定有人在吧,说不定有神仙,能帮她救救阎哥哥。

     “徒儿,你这嗓门可以喊上九重天了~~~把他放石床上躺个三日的工夫,天天喂他吃我们后山上的红果子,他自然能好起来。”师父熟悉的声音从小屋子里传来,风雅更是高兴了,可她打开门,却没有见到师父的影子。

     “师父你在哪儿,风雅照你说的做了,师父你来帮风雅了吗?”把阎哥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石床之上,风雅开始到处找师父躲哪儿去了。

     “笨徒儿,我在镜子里,别找了,我只是通过媒介给你传个信,好生照顾着你阎哥哥,他今后可是要干大事的人啊。徒儿,你若有事想联络为师,就在镜子前面哭会儿,为师会再来。”梳妆台上的镜子里露出了师父狡黠的笑脸,说完了话,镜子又变成了普通的镜子。

     风雅在镜子前抽泣,什么嘛,臭师父,知道我碰到难事了还不现身,就传个话,还说什么召唤师父的方法是哭会儿,知道我爱哭还让我哭。师父真是大坏蛋。

     不过阎哥哥有救了,师父说让阎哥哥躺在石床上三日便能好起来。真神了,那么重的伤三日便好,这地方真是棒极了。

     有了师父的留言,风雅心定了下来,她坐在石床床沿,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苍白的脸庞,鼻子酸酸的还想哭。可努力忍住了,阎哥哥不喜欢风雅哭,风雅不能哭。就三天,三天后阎哥哥就好了,到时候风雅去那地方找那群坏人算账。虽然治人的法术风雅没有学过多少,但那揍人的功夫风雅可是从小就跟师父学了个遍。

     盯着白城阎看了许久,风雅渐渐开始脸红了起来。白城阎英气的眉毛,闭着的弧度恰到好处的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高挺入山根的鼻子,虽有些苍白但依然很诱人的嘴唇……咦,诱人?好羞羞啊……脸上发烫了呢!

     连睡着的样子都这么好看,也就只有我阎哥哥了,比师父都好看千百倍呢!愿阎哥哥快点好起来,风雅去帮阎哥哥一起揍那群坏仙人。唔,不过不知道自己打不打得过仙人,管他呢,只要阎哥哥好起来就行。

     “阎哥哥,你乖乖躺着等风雅哦,风雅替你去后山摘果子去~回来喂给你吃,等我~”她俯下身,娇羞地吻了吻白城阎那撩动她心弦的侧脸,似乎烫到了嘴一般又缩了回来,捧着自己发烧的小脸蛋儿跑着出了门。

     离开神泉,风雅那脸红的劲儿还没缓过来,自己第一次鼓足勇气去亲吻阎哥哥,还是趁着他没有意识的时候,真是……胆小鬼。不过好开心……好开心!啦啦啦,哈哈哈~

     风雅飞身穿梭在后山大片果树之间,哼着愉快的调调,替心爱的阎哥哥采摘救命的果实。这果子是师父以前跟自己一起种的,现在能帮上阎哥哥的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据师父说这是天上仙果的种子,那时候说种得活种不活还没个准,转眼这些果树都覆盖了整片后山,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看到这片果树,想起了花海中的对话,风雅不禁开始自责起来,如果自己当初不提那个什么流星雨,阎哥哥是不是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糟糕,怎么才想到!都是风雅的错啊!想着想着,方才还阳光灿烂的小脸儿又哭花了。风雅兜着采来的果子,重新返回神泉底下的小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