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仙山
    “一鸣,你快点,前面就是仙山了,在不快点仙门就开了,到时候我们就算迟到,那样的话我们未来的师姐和师妹们对我们的印象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群山之间,只见身穿白色衣袍少年对身后少年叫道,还不忘一边打手势,意示少年快点,而这两少年正是陈一鸣和陈九,而在过五日正是浮游仙宗开门招徒的日子,而对于之前珠子的事情,陈一鸣除了感觉脑袋多了点东西外,并没有什么不适,而陈九对于珠子的消失,也不在意,觉得就是一件法器失败品罢了

     “陈九,咱们做为修道之人,应心思沉稳,方能静心修道修法,感悟天地大道,如此才能守住本心,才能不被邪魔影响了心神,才能不成为我们最憎恨的存在“

     “这是你老爹教你的,你这么做就算了,别拿来教我,按我说,众生生于天地间,应放开本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不违本心,心魔又如何,在未来大罗的我眼里,这都不是事”

     只见陈九白了陈一鸣一眼后抬头望天说道

     “算了,这事我和你说不通,说说别的,你到仙山后是想拜入仙宗还是道院”

     “嗨,这事还用说,浮游仙宗,仙宗,我肯定是拜仙宗了,宗门名字都是仙宗,这还用问吗,怎么,还是你有别的想法,想入道院?”陈九停下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不错,我父亲从小就和我说,道才是最本源的,居然现在修道不比从前,但是纵观古今,最厉害的几人,都是道尊,更不用说道祖了,所以我从小就立志,此生只要破了凡胎,定然修道,要成为命尊一样的存在,守护众生,斩魔、灭鬼“

     说道最后,陈一鸣一脸正色的说道

     “不是吧,九哥我也就立志说要为永恒唯一,永恒自在的大罗,至尊我也就做做梦而已,你竟然说要成为命尊一样的至尊存在,一鸣你脑子没坏吧,知不知道从古至今,才几个至尊,你和我说说就算了,别和别人说,到时候人家会笑死的”

     “你所说我自然知道,不过我父亲生前说过,古今只有成为命尊这样存在的生灵,方能真正守护众生,掌控自己的命运,我不愿成为这我父亲一样,也不愿成为这芸芸众生一样,所以只要我在修道途中不死,定然以至尊为目标“

     说着说着,陈一鸣蓦然正色望天说道,犹如立誓

     陈九听到陈一鸣的话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不在喋喋不休,而是默然不语,半响道:“一鸣你说的不错,这世上,只有至尊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才能真正的逍遥于世间,大罗也就在天地间永恒自在而已,在命运的车轮中,古今多少大罗死在了魔岭”

     “是啊,古今多少生灵死在了魔岭,哪只今后我也会不会死在魔岭,死在这魔域和苍茫的交界口?如果这世上没有太厄,没有阴司多好”

     “你说的什么话,什么死不死的,咱们都是要永恒自在的,不说这个了,快赶路吧”

     “不错,咱们定然能永恒自在,在命运之外”

     陈一鸣正色答道,望了望了天,便往前走去

     四日后,只见前方山脚前云雾缥缈,伸手奕不可见,高空之中又可见群山林立,在云雾之中若隐若见,而山脚右边高高立着一座石碑,刻着《浮游仙宗》四字,金光闪闪,而在山脚之下,此时已有不少人到此,约有两百来人,均是少男少女,十八以下,而照成此原因的便是浮游仙宗的规定,仙宗招徒,必须徒步而来,不得长辈陪同,年限十八以下,练气一层

     望着前方天上仙山,陈一鸣也略显兴奋,可见内心也是无比激动,更不用说陈九了。

     而陈九此时也是带着兴奋的表情,大喊道“浮游仙宗,我来了”

     ……

     “小子,你有病吧,没看到林姑娘正在打坐休息吗,没见过世面啊,一看就是土包子”

     只见右边远处林子之中一锦衣少年指着陈九骂道,而在其身边正打坐这一身穿鹅黄衣衫的少女,瓜子脸,肌肤胜雪,眉毛级细,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不过这少年这么骂道,难道就不吵到这少年休息?

     “那来的狗在叫,一鸣,你瞧,好大一只呢,不知谁家养”

     陈九本来就不是好脾气,从来只有他骂人,哪里受的了别人骂,更别说在女孩子面前,立刻就回声骂道。

     陈一鸣闻言,立即开笑道:“你开什么玩笑,群山之间哪来的人家养狗,一看就是野生的好么,有没有眼劲”

     陈一鸣人居然有点迂腐,有点墨守成规,但是这些都是对内的,对外还是讲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陈九更是自己从小到大最要好的朋友,在八岁没修道之前,两人可能“无恶不作”,而且退一万步来说,陈一鸣也是一刚满十八的少年,看到自己的兄弟被骂了,自然要帮忙,只要不违背本心,当然,不帮忙才是违背本心。

     对面少年听到陈九和陈一鸣的话语,立马面色通红,看起打扮,定时平时没人这么骂过他,更不用说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了。

     “你、你骂谁是狗,你知道我是谁吗?土包子,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活不过明天!”

     “呦,小狗,你吓唬谁呢,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吗,你以为这里还是你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吗,我告诉你,九爷我最不怕的就是你这种二世祖,一无是处”

     陈九是谁,在陈河村可是年轻一代的老大,村里面同年龄的除了陈一鸣和女孩子外,那一个没有被他陈九揍过,而且深刻明白此地是什么地方,对方不可能有长辈跟来,就算来了也不敢乱来,立马就挑衅道。

     而陈一鸣能不被揍和做成最好的朋友,自然是有可以和陈九抗衡的本领,甚至更胜一筹。而这本领都是气父亲从小教导的,可惜在一次邪魔入侵村子时,其父亲为了守护村子和邪魔同归于尽了。

     而此时,对面那林姓女孩子听到陈九的话语后也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瞄了一眼陈九,好像在好奇什么人敢这么和身边的男子如此说话一样。

     而陈九被这女子一看,立马抬头挺胸,用自以为最好的笑容对着女孩子微笑,而男子从小都未有人敢如此和自己如此说话,此时是气的不行,更在林姓女子面前更是大为恼怒了,这可是大大丢了脸面的事情,不由立马怒道:“土包子,你说谁一无是处,有种,咱们单挑,看本少爷如何教训你,定要让你后悔生于世上”

     陈九一听对面要单挑,这可是正中自己的下怀,对于这种已经心绪大乱的对手,可是最好搞定的,不过一看对面就是有来头的,说不定有什么宝贝在身,不能轻敌,故此斜眼望着对面。

     “哼,单挑自然可以,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让这位林姑娘做裁判,我们不用任何外物来做过一场,如何,敢否!”

     “如何不敢,对付你这种土包子,用法器都是对法器的侮辱,林姑娘,就麻烦你为为兄做次裁判了”男子语气冰寒,气势突然大变,和之前如若两人,看戏陈九的眼神更是带着细虐,然后环顾四周,像是想要证明什么,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陈九正好撞了进来,给了他一个机会。